意識的控制

費老師提到我可以控制的部分。我原本以為,我可以控制很多事情,我以為我能夠在意識層面做很多事情,我能夠做我想做的,能夠以意識創造一切。到後來,我發現我無法控制所有的事情,我能夠「感覺、感知」,但無法看清潛意識。在我的認知裡,我的想法是我營造出來的意向,我為所有的想法創造了某種意向,賦予了這想法意義、價值乃至於是非對錯。這個認為安全的想法是我自己營造出來的意向;那個認為蘋果好吃或不好吃,高興、不高興的想法是我自己營造出來的。整個世界沒有一個是中性的,不是真理就是幻象;不是恐懼、焦慮、不安全感、缺乏感就是愛、平安、喜悅、希望、信任。慢慢的,我開始寬恕、原諒自己,放下自己對外在的投射,包括對自我的批判、對他人的批判。當潛意識的恐懼、焦慮、冷漠、不安全感出現時,我看著這個恐懼發生,不去迴避,我明白,恐懼渴求的就是夠多的關愛、慈悲,我為了愛和學習而來,而不是被迫學習或被迫去愛。在收回投射以後,喜歡、討厭並沒有差別,我只能對自己負責,喜歡這個人事物的依賴感與討厭這個人事物的排斥感都只是潛意識中的投射而已。顯示出我沒有真正的接納自己以及接納現狀。

也因此,現階段我在學習的是,就是看到小我,那個個性自我的批判和詮釋(識別),不加以抑止,因為一旦試圖阻止小我的批判,便製造出另一種批判。過去,我常試圖抵抗小我或者探詢小我造作的原因為何,不斷的去理性化這些自我…。恐懼是我根據過去潛意識中的記憶所作的詮釋而產生的,當我成為觀者,看著他但不阻止他發生的那刻起,我重新有了選擇的機會-接納自己、接納他人以及接納現狀。這一刻起,我只允許生命之河流動,發生就允許他發生。

我信任自己的生命,每個生命起伏的波動都是一種淨化,溶化了所有的執著,清掃了一切批判和評價。我接受我的人生課題,而不做任何的控制。

        我們在自己之外所看到的一切,只是反映出我們內在的現實,在鏡中的人生裡,每一個兄弟姊妹、每一位朋友所觸動我們傷口的人,都是我們潛意識中陰影的投射,他們並不具客觀的意義。鏡中人也是我們人生當中的禮物,我無法只要這個,不要那個,無法只要愛,不要恐懼,我只能敞開心去接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